苏小门外客

人像摄影师。

旱季

成吨的雨从他们的房里运来
星期四,偏甜

陈年开始坍塌
我来的时候,也没有看见
你在远逝虫鸣时,蓄谋开启
一个秘密,那是一件
在节日里很久没有
洗过的衣服
它拥有长久得惊人
的记忆,长久到开始厌倦

秋初的黑白或者无色

我问他,白色是什么样子
碗底不会发霉
所有的落尘成为自己的内部
每到夜里皮肤浮肿
像纯色的山丘
和含混不清的梦话
我想你一定明白

文/苏小门外客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