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小门外客

启秋

无端酒饭离人瘦,
小筑西行雨雾中。
今桂故人凭南寄,
一图秋忆两年同。

给央视当一波摄影师哈哈哈

  这天夜里我直到天亮也没睡。不困,又怕睡过去,觉得睡过去后说不定会被流沙样的海水冲走,到达远方的陌生街市。

  此事我早已忘去脑后,但在背着背囊翻越院墙的一瞬间,当时的心情——在陌生的街头、人们、人家之间只身伫立,眼望夕阳渐次失去光色,那种莫可言喻的寂寥感忽然复苏过来。